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短篇小说

楚良《玛丽娜一世》

发布时间:2019-09-05 所属栏目:短篇小说 来源于: 点击数:10次

  作者简介

  楚良,原名万良海,1943 年生,湖北沔阳县人。小学毕业后在简易师范受训,后在乡村从事小学、中学的语文教学工作,历时 20 余年。现在沔阳县农业局农校于训班任教师。1976 年开始发表作品。近几年发表了《抢劫即将发生??》、《玛丽娜一世》等中、短篇小说多篇。其中《抢劫即将发生??》获 1983 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1982 年加入中国作协湖北分会。

  内容概要

  玛丽娜是个乡下姑娘,真名叫马腊腊。从小就死了妈妈,城里的姨妈将她接去读了多年的书,直到高中毕业,高考失利才回乡务农。她所以得这个洋名,是因为上高中时自名“马丽”,同乡却仍叫她“腊腊”, 合二而一,同学都叫她马丽腊,读起来怪典雅,写起来可不怎么样。同桌的一个“小说迷”偷偷地在她笔记本的封皮上写成“玛丽娜”,还宣传说她是圣母的女儿,因为班上数她美。为此,他受到挨三颗图钉扎屁股的报复,玛丽娜也由此威名大震。20 岁生日那天,哥哥马国财给她 30 元钱叫她买衣服穿,她不屑一顾,让哥哥把全年收入开支全部公开,公开声明反对任何人无条件占有她的剩余劳动价值。玛丽娜要独立门户,带着法院裁定给她的一半财产和受够了儿媳窝囊气的父亲,自己过了。

  年初,队上搞承包,她包下了月亮滩,这是一个没人要的外河滩地,玛丽娜以每年上交 50 元的条件包下来,人们都为她捏把汗。她在东堤上盖了一座小瓦房,要把这个月亮滩变成她的理想王国,王国里的忠实看门人是父亲马成亮。父亲宠着女儿,他感到她比自己强,比儿子强,也比儿媳孝道。他喜欢听女儿讲话,有知识味,不像一般农村姑娘土气,也不像儿子那么小气、狭窄。一天,玛丽娜进城去找当年有着三钉之怨的小说迷吕宁,他现在顶爸爸的职,在银行里管农业贷款,玛丽娜正有求于他。经吕宁热心帮忙,玛丽娜只花了 200 元买下竹器社削价处理的竹篙,又从国营禽蛋场买了公价的小鸡雏。不出一个星期,月亮滩上一条 300 米长的竹篱编织起来,1000 只小鸡买回来,这两件事使人们确信,玛丽娜不是一般的女儿家,几十年人们不敢想不敢于的事,叫一个女孩子在几天内办到了,不能不叫人刮目相看。玛丽娜深爱这群小动物,她把自己溶化在它们中间。鸡眠了,她就攻读那些关于养鸡的书。读倦了,就抓一只小鸡玩一会儿。

  过不多久,她接来一个小木匠,是初中的同学,他非常乐意来帮玛丽娜设计一套“集体宿舍”式的鸡笼。他手艺果然不错,鸡舍一律三层楼,一共五排,很有点像某个行政机关的大院。小木匠不想离开这儿了, 他说他也喜欢鸡,还说二十多天的工钱不要,全算帮忙。又说他有的是钱, 家里电器样样不缺,只缺一样??。临走时,玛丽娜瞅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说:“小王,你这番慷慨,这番自我宣扬,大概是向我求婚吧?”她笑得很淡。小王愣住了,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告诉你”,她还是和颜悦色,“我不嫁,也不爱你这个类型的男子,我并不是说你有什么不好”。玛丽娜十分坦诚,也含有几分羞涩。这也是不得已呀,不先挑明,不是害人家么?吕宁还在写他的小说,最近他又把玛丽娜写进他的小说里了,他写了在养鸡场的一次夜间见闻。玛丽娜搞了两项试验让吕宁开开眼界。深夜里,她在鸡舍外面打开日光灯,又用录音机放出些风吹草动、虫鸣鸟叫和犬吠之声,造成了白昼的假象。那些鸡都咕咕叫着醒来了。趋光性昆虫从四面八方扑进鸡舍、让这些鸡美美的加了一顿夜餐,真够高明的。她还利用电的原理设计了扑捉黄鼠狼的踏板,让吕宁越发从心里佩服玛丽娜的聪明才智了。

  秋天到来的时候,月亮滩上的高粱收获一净。竹篱门口挂着块木牌,牌上有五个醒目的字: “凤雏养鸡场”。门楣上爬满了蔓科植物,开着无数朵小红花。“叮--铃铃”一阵不紧不慢的自行车铃声,门外扶车欲进的是吕宁。玛丽娜瞪了吕宁一眼,慢吞吞地放下手中的叉,隔着门问:“当国务院总理了?你记得有多少天没进这个门了?”“差三天一百天,这段时间到地区学习去了,没来看你。”“那就过三天再来吧。”她扭身要走。“玛丽娜!”吕宁求救似地轻声呼唤。玛丽娜还是放他进屋了。吕宁从提包里拿出一本刊物递给她,玛丽娜迅速地在目录栏里找到了吕宁的名字,她是那样地惊喜。“啊!《罗曼的凤雏角》。你又拿我--”她用书打他的头。“怨我没有得到一世陛下的恩准,就拿去发表了。”“现在你去帮我爸爸打场,我来审查你的小说。三小时内不许进来。”玛丽娜把他推出房去,坐在桌前,面带羞赧地吻吻这散发着翰墨香的新书,读了起来。三个小时以后,吕宁被喊进屋里,玛丽娜在外边把门锁上,叮咛他再睡半个小时,等饭熟了再叫他,为了犒劳吕宁,她宰了第一只鸡。幸福的浪花在吕宁的心底泛起。他匆匆地洗完脸,去拿他的作品,却从书中掉出一张纸。

  他躺在床上读着上面潦草的笔迹--玛丽娜一世颁布:《第一部婚姻法案》。第一条:企图到月亮滩入籍的男子,得甘心称臣,禁止贩卖大男子主义。第二条:本土一切经济事业由女王经营,其产权不受任何人侵犯。决不因缔结婚约而转让权利。第三条:丈夫不得以任何借口,请求妻子放弃她的事业。尤其反对以恩赐的手段达到其主宰一切的目的,更唾弃那种放弃自己一切的庸俗追随者。第四条:女王希冀继嗣者为一女性后裔,无论男女,均以马性。第五条:凡求婚者,先须在此约上签字。吕宁一口气读罢,把纸贴在脸庞上。这是一封奇异的情书,独创的情书,没有一句柔情话的情书,满纸无一个“爱”字,但它的力量超过一百个“卿卿我我”的爱。吕宁拿出钢笔,在法案下面迅速写了一行字:本人请求陛下恩准,纳为臣民,无条件接受全部条款。就这样,关于《第一部婚姻法案》达成协议。到了新鸡下蛋的时候,一天能产 40 多斤鲜蛋。玛丽娜让吕宁去请哥哥过来喝酒。玛丽娜对大家说:“年底我可以还清所有贷款,向国家提供3000 斤鲜蛋。明年再扩大规模。如此下去,不出三年,我可以办一座现代化的养鸡场,还要在月亮滩上盖一座小别墅,供我们的作家来此写作,听说可以申请当专业作家,你试试。有我们的鸡场,只要你写得出好书来,我供得起。”她又让哥哥帮她把肉食鸡卖给收购站。

  第二天,国财主动装上了 90 只肉食鸡,他要把这事给妹妹办好,免得她瞧不起这个当哥哥的。到了下午, 国财酒足饭饱的从街上回来,掏出一大沓人民币来:“做生意嘛,腊!哥比你会看行情,今天的鸡卖了个好价钱。”玛丽娜明白了,哥把鸡全卖给了鸡贩子。“你怎么干这种事,我不是叫你交售到食品门市部吗?人家同意供应我饲料。”玛丽娜怒火满腔,国财又蔫了。他以为妹妹是喜欢钱的,不是吗? 分家时一片瓦也与他争,30 元还嫌少,够精的了。怎么这 200 多元反而不要?怪了。妹妹硬是逼着哥哥上街找到了鸡贩子,软硬兼施的让鸡贩子退货,然后将鸡拉到食品门市部卖了。国财到最后也搞不懂这个妹妹为什么这么做。刚回到家,吕宁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是省分行的行长听说养鸡场贷款取得了好效益,想来月亮滩见见玛丽娜,还想把这里作为投资办养殖业的试点呢。玛丽娜这回又有得忙了。

  作品鉴赏

  80 年代初,我国农村正处在由自给半自给经济向大规模商品生产发展,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发展的历史性转折之中。农村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新时期造就了一批新型的农民,他们既继承和发扬了中国农民的优良传统,又开始具备了社会主义制度下商品生产者的一些新的气质,一些反映农村变革,表现农村现实生活的小说应运而生。显示了 80 年代中国农民从事经济活动的情景,体现出这一“历史性转折”的气魄,流露出对从事大规模商品生产的现代化农业前景的喜悦。

  楚良的这篇短篇小说《玛丽娜一世》,正是顺应了这一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洋溢着浓郁的新时代、新生活的气息,描绘出农村新人的崭新风貌。虽然作者将女主人公创业过程描绘得有些笼统,有些理想化,但一个活生生的社会主义新型农民的形象正在呼之欲出。小说的语言生动、俏皮,带着一些轻松的幽默感,映衬出女主人公活泼、洒脱的个性。由马腊腊到玛丽娜,名字的改换,暗示着精神世界的变化, 虽然有着玩笑的意味,但也表明人物本身正在抛弃旧日束缚人的传统观念, 追求新的解放人的思维方式。像玛丽娜这样一批高中毕业的学生,接受了改革的思潮,摆脱了父兄辈仍沿袭的旧的劳动、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羁绊, 在农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活道路,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去。

  玛丽娜的一系列反传统的举动,令村人不解,让哥嫂气愤。她不再是任劳任怨生活在哥嫂的房檐下,有朝一日择到一户好人家嫁过去的旧式村姑,而是作为一个平等独立的人,按劳取酬,不允许别人甚至是亲哥哥剥削她的剩余劳动价值的新女子。她用独立门户的方式来反抗哥哥的自私,靠法律和“微积分”战胜了古老的传统和“小九九”。乡亲和哥哥做梦也没想到,做妹妹的竟一反古今承袭的长子继承家业的传统,靠法律的保护,靠财产继承权,得到了一半家业, 并且得的理直气壮。玛丽娜的承包之举,则更是让村人惊讶,让哥哥为之捏把汗。且不说那片无人爱要的月亮滩,她要上交 50 元。几日之内贷到 300 块钱的款项,编起几百米长的竹篱笆,又养了上千只鸡雏的胆识与魄力,则是村民们几十年来想都不敢想的举动,他们开始关注这个女子的事业了。

  玛丽娜的养鸡场,用的是现代化的管理手段,饲养方法是科学的方法,她用学到的科学知识精心喂养她的小鸡,什么制造假白昼现象,让小鸡吃一顿美味的昆虫夜餐,制做电踏板让黄鼠狼中计等等,都表现了这个人物的聪明才智,使知识这一精神财富变成了真正的物质财富,她用科学方法经营的养鸡场的成功与兴旺,显示了有建设现代化农业的理想、精明干练、豁达豪爽的新式实业家的气派。她在分家问题上片瓦不让,分毫必争和在卖鸡问题上多得 200 元钱都不要,坚持卖给公家的不同表现,使得那个具有旧式农民自私、狭隘、狡猾心态的哥哥也搞不清楚这个不好惹的妹妹到底爱不爱钱。玛丽娜认为,该狠的时候就得狠,对自私的行为决不能宽容,而在原则问题上不能让步,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表现了这位农村新人身上可贵的思想品质,高尚的道德情操。在婚姻问题上的描写更是别具特色。她坦率果断地拒绝了富有的小木匠的求婚,不虚与委蛇,不利用男人的感情去占便宜,这也是对感情负责的态度。她追求的是精神上、理想上的共鸣,喜欢小说迷吕宁,写出了那样一纸别出新裁的情书“第一部婚姻法案”,令人在笑过之后品出了自尊、自强的滋味。玛丽娜的形象是受读者喜爱的,包括她性格中的些许辣气, 换言之是驾驭生活的魄力。

(编辑:moyuzhai)
推荐内容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