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当代小说 > 传统主流

丁玲《在严寒的日子里》

发布时间:2019-10-20 所属栏目:传统主流 来源于: 点击数:18次

  1952 年秋丁玲准备集中精力写作第三部长篇小说,即《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姊妹篇《在严寒的日子里》,为此她几次到桑干河沿岸, 寻亲访友。

  1954 年至 1955 年间她埋头写作,1955 年秋丁玲受到不公正的批判,由此不得不搁笔停止创作。

  1956 年 10 月《人民文学》发表了丁玲这部新作已写成的前八章。

  1957 年夏天以后丁玲遭到了更严厉的批判和迫害,写作中的《在严寒的日子里》便无声无息地夭折了。

  1976 年以后丁玲重新拿起了笔,到 1978 年春又写出了 12 万字,发表在 1979 年《清明》创刊号上。

  丁玲在以后短短的有生之年内一直心系于此长篇,因日常活动繁忙及年老多病,终未能完成此长篇,1990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丁玲这部未完成的长篇小说。

  小说的背景置于一个异常艰苦的、形势急转直下的特定历史时期, 在战争风暴前夕的死寂与人心惶惶的景况中,出现了梁山青这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与赵贵的会面和冲突更预示了急转直下的形势的严重,展开了解放战争中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的画卷,创造了浓厚的战时氛围。

  小说充分表现了在这种战时氛围中翻身不久的果园村干部群众所受到的严峻考验,充分展示了果园村贫官两极的尖锐、鲜明的阶级对立和斗争,充分赞美了具有深厚的广大贫苦百姓的群众基础的共产党的力量。小说紧扣复辟与反复辟这个中心,又上下追溯了贫雇农世世代代遭压迫、受剥削的苦难及翻身解放后的喜悦和幸福,从而歌颂了新政权的合理性及新生活的美好。

  这部小说保持了《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风格和特点,对人物的描绘则更加逼真,人物的精神面貌的真实感也更强烈,李腊月、刘万福等贫雇农干部,性格上勇敢、坚定, 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忠诚不渝,对敌人毫不畏惧。有些读者认为对李腊月、刘万福等年轻干部的描写还不够个性化,在尖锐复杂的斗争开始时,作者缺乏细致的、不同的描写,因此使这些人物的沉着老练就显得不那么自然了。腊月与兰池的爱情写得平淡而简单,这影响了人物形象的丰满。兰池是一个精神远比外貌美丽的姑娘,与黑妮相比她显得更亲切可信。

  其他的群众角色, 如周大爷、陈满、万福娘、王桂英等也写得细腻而动人。几个反面人物形象则写得有独到之处,高永寿是个心机很深的地主,面善心狠,不露声色。赵金堂则是个穷凶极恶的伺机报复的反动地主。

  有些读者认为,赵金堂似乎类似《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钱文贵,而刘五栋又与李子俊相似。对李财的描写则过于模糊。从小说中看,赵贵是个极端凶恶的反面角色,由此使读者觉得类似许多抗日、土改题材作品中的这一类反面角色,他们都是由地主或富农的父亲送去报名参军,伪装进步,然后暴露出真面目,而地主阶级则依靠他们的儿女施展手段。

  小说语言朴素、洗练、顺口,是形象化与有个性的语言,结构严密,对于复线运用得巧妙,人物的心理描写及人物的对话都爽朗、有力、简朴。就总体而言,《在严寒的日子里》的艺术特色及主题开掘都未能超出同类题材的作品,作品里还存在着某些生硬的概念化的东西。

内容概要:

  1946 年秋冬,京张铁路东段有个果园村,抗战末期它属伪蒙疆政府统治,1945 年日本投降后这里解放了,1946 年进行了土改,然而这年的 10 月绥远的国民党军队偷袭张北。解放军主动向南撤退,果园村在这一带并不是走在最前列的,村内人心惶惶。

  两年前参加八路军的大地主赵金贵的二儿子赵贵此时从部队上开小差溜进村,正巧遇上了进村的区委书记梁山青,在梁山青的一再追问下,赵贵向梁开了枪,接着回到了家中,赵金堂父子开始了他们的阶级复仇。

  从小当长工的村党支部书记李腊月是梁山青一手培养起来的农民干部,梁山青经常给他讲革命道理和故事,他从他的启发中懂得了一个人生活的意义,梁山青是引导他的老师。腊月出身于贫雇农家庭,现在父母已双亡,他与哥哥七月一起生活。邻居周大爷对他们照顾很多,像是一家人那么亲切。周大爷原是孤身一人,靠拾粪为生,六七年前从冀中平原流浪到此处的陈满衣食无着,奄奄待毙,周大爷收留了她和女儿兰池,陈满很是感激周大爷,病愈后就做起缝补活儿,一家人的生活很是和睦, 不久,兰池长成了大姑娘,在土改斗地主时她非常勇敢,出于共同的阶级爱和恨,她与腊月之间建立了纯真的感情。

  政府批准了陈满母女在村内落户, 并分得了土地。腊月与村内的一些积极分子讨论决定由腊月带民兵去赵金堂家抓赵家父子,但未见踪影。原来赵金堂打发赵贵去县城找自己的旧相识, 自己则躲在家里的地洞内。赵金堂不是世家,从他手上才发的财,全靠欺诈哄骗,拍上压下。尤其是日本人来的时候,他结交了不少特务汉奸,为非作歹,日子一天比一天排场。

  腊月对全村老百姓讲话,鼓励斗志,稳定民心。腊月在周大爷的一再敦促下与村里的民兵队长刘万福一起撤退,刘万福说服了年轻、单纯的妻子王桂英,并受到了母亲的鼓励。万福娘早年因为家里贫穷被丈夫以 50 块大洋卖了,后来历尽千辛万苦重新回到家乡,村内地主刘甫臣不准她进村,说她是卖了出去的,逼着万福爹将她赶走。共产党来了后她参加了妇救会,终于翻身过上了好日子,这是一个坚强的母亲。腊月与万福同行,刚出村就遇见了刚从部队复员回村才半个月的张得胜,他是一名荣誉军人,虽然身体残废了却有一颗火热的革命的心。于是,三人一起开始向山上转移。

  村内老百姓不再惶惶无主了,他们定下心来准备迎接即将来临 的、充满恐怖和严酷的现实。在敌人尚未正式进村前开始“坚壁清野”,收藏粮食、衣服、被子??。周大爷父女俩帮着腊月家藏粮,看守村公所的烧水老头曹三提议将留着做救济用的公粮坚壁起来;万福娘在山坳里搭了个小窝棚,还挖了地洞。敌人的飞机到果园村扫射了一阵后,接着大队人马便开进了村,他们首先闯进了村公所,找来了旧村长、地主高永寿,高永寿一顿好招待后,国民党兵们又离村了。

  黑夜里,赵金堂邀来村中的几位地主高永寿、刘五栋--已死的村内恶霸地主刘甫臣的儿子。高永寿复述了国民党军修围子烧树的打算,刘五栋很是畏缩,而赵金堂则最为嚣张,最后他与高永寿又密谋了一个多时辰。高永寿一方面与赵金堂建立“同盟”,另一方面又找村干部说自己是为了让新村长孙炎避避风,顶几天空名,自己还是为八路军效劳。第二天敌军又进村了,刘万福的弟弟刘万喜及时将此消息报告给村里的干部群众,又机智地引开敌人,使村长孙炎带着一大批群众得以转移。腊月等人在山里转悠时遇到了死里逃生的刘子明。

  原来,那天晚上刘子明、梁山青、赵贵分头从三处遇到了一起,赵贵向梁山青开了枪,只是子弹擦过了脑门,梁山青因脑受震荡而晕倒,赵贵返身又向刘子明开枪,刘子明躲进了庄稼地里,等赵贵走后,刘子明扶起梁山青将他藏于山中好几天,最后闯过敌人的封锁线去老区找上级组织了。临走他给大伙留下了一封信,建议把撤出村的干部和积极分子组织成一支游击队,并建立山上的小根据地,得到了大伙儿的一致响应。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李腊月等进了村,他们挨家挨户看望了受苦的乡亲们。这时孙炎也下山进村了,他来到刘子明家时,遇到了自己的妻子,但没说上两句话,查夜的还乡团闯了进来,孙炎乘乱逃脱, 回到山上才与李腊月碰头,还乡团无奈,只能抓了孙炎妻子关押在村公所 内。

  孙炎的伯父敢于斗争,大闹村公所,将侄媳妇接回了家。赵贵回村扯起还乡团的黑旗,四处抓村干部,有天闯到李腊月家,又窜到周大爷家,从周大爷家拉出李七月狠揍了一顿,打得他浑身没一块好处,并警告周大爷不准七月住他家。治安委员王大林尚未离村,他从小跟着父亲学过点中医,识得一些字,胆大心细。他给七月敷了些草药医伤,又设法将七月放置腊月兄弟从小做雇工的雇主、果园村土地最多的土财主李财家,李财迫于八路军的威力和七月从小为他家劳苦的“情份”只能接纳他。

  几天以后,国民党军队由几个还乡团领路,分头上山搜拿村干部和他们的家属。村内的反动势力跃跃欲试企图反攻倒算,长久不敢轻易出门的赵金堂四处游窜;李财来到果园里拔掉地界牌;周大伯的侄子也乘时局大乱、乌云压顶之时,以为兰池说媒为由企图赶走陈满母女,陈满内心充满了凄苦和惶然,兰池则桀傲不驯,她一心向往着腊月及游击队能早日打回来。周大爷鼓励母女俩咬牙挺过这严寒的日子。这时,平日里躲在黑暗角落里的巫婆也窜了出来,万福的孩子病了, 村内的巫婆到万福家装神弄鬼,王桂英十分相信她们,认为孩子是中了邪, 得趋邪。万福娘却一针见血地看穿了这是地主反动势力反攻倒算一举,毫不留情地将巫婆骂出家门,婆媳反目。王大林及时赶来,将王桂英母子接到自己家中治病去了。此时搜山的敌军一无所获,又返回村来,一场更为残酷的斗争又要开始了。

(编辑:moyuzhai)
推荐内容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