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作家 > 中国作家

洪峰:中国先锋文学“五虎将”

发布时间:2020-02-25 所属栏目:中国作家 来源于: 点击数:0次

  洪峰是东北土生土长的作家,言谈举止,无不体现一个北方汉子的率真和豪气。

  虽说是老乡,四十余载,我们一直未曾谋面,可我却叫了他多年的大哥,因为我们都是从吉林西北通榆那片“瀚海”走出来的。

  2018年岁末,在白城师范学院举行的“时代·地域·文学”——洪峰文学研究高端论坛上,我终于见到了这位与苏童、余华、马原、格非并称中国先锋文学“五虎将”的著名作家洪峰。

  报到那天,我走进他敞开门的房间,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叫一声“大哥”,他抬起头反握住我的手“你是丁利”,起身摁我坐在他身边。没有嘘寒问暖、没有惯性的客套、没有别人引荐,像是与搬走多年的邻居大哥久别重逢,亲切而自然,于是我们聊起通榆,聊起他的同学、学生、哥们儿,也是我朋友的张三李四,聊得亲亲切切。

  我们没聊文学,在故乡面前,文学有点虚飘和轻淡,满满的乡情、亲情、友情、师生情,实实在在,足以通宵达旦淹没了文学这个话题。

  也不知为什么,面对洪峰,1998年那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又一波一浪跳跃在我的眼前。当然,洪峰先生也是通榆百年不遇的一位著名作家,洪峰和他作品的影响力,不仅是通榆的、白城的、吉林的,也是全国的。白城师范学院建设洪峰文学馆、成立洪峰文学研究中心、举办洪峰文学高峰论坛,不仅是对中国先锋文学体系的研究,也是对当下文坛,特别是对吉林西部文学现象及理论探索都有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1998年对中国人来说,一场从南到北的洪水写进历史的记忆。那时我在通榆电视台当记者,在抗洪抢险前线,闲暇之余,脑海里时不时冒出作家洪峰的名字。通榆广播电台老记者、我的同行商智刚是洪峰白城师范学院的学生,在坝上或采访车里我常问他,你老师洪峰长的啥模样,俊丑、胖瘦、高矮、爱好啊……什么都问,智刚笨嘴拙舌,也没说清什么洪峰的模样,就说高度近视,戴个眼镜,在操场上经常和学生一起踢足球,听说还带学生与流氓地痞打过架,后来,一部《瀚海》成了大名。

  洪峰这个名字,我早在1986年在通榆进修学校民师培训班学习时,通过洪峰的老师金耀仁先生得知。

  那时候,洪峰先生已经离开白城师范学院,调到吉林省作家协会《作家》编辑部工作,当时已成为中国文坛的先锋派作家代表之一,声名远播。在学校的两年里,金耀仁老师非常自豪地向我们多次推荐洪峰的中篇小说《瀚海》(首发《中国作家》,后获《小说选刊》中篇小说奖、获《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中篇小说奖、获吉林省第一届长白山优秀文艺作品奖),我们从农村来的这些民办教师本来读书不多,就如饥似渴轮流看,当时还有一本就是路遥的《人生》,都是大家的“抢手货”。遗憾的是这两本书最后被轮丢了,不知被哪位有心人收藏去了,也有传闻,被一个谈恋爱的男同学送给心爱的女同学当了见面礼。于是,课余时间,不少同学,仨一伙俩一串去通榆新华书店购买《瀚海》,结果没买到,个个儿很失望。那年我们有几个文学爱好者参加了吉林省文学院组织的文学函授班学习,在金耀仁老师和班主任杨树春的鼓励下,我给洪峰先生写了一封信,还装了一篇不成熟的习作。不久,接到了洪峰的回信,大约3页稿纸,字遒劲、洒脱、漂亮,他不仅对我文学创作给予指点,最难忘的是,他还让我把这封信转给金老师看看,字里行间表达了对恩师金耀仁的深情问候。当时,这封信,也被同学们轮番看,像看《瀚海》一样,对我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心里当然美滋滋的,有点飘飘然,宛如我写了《瀚海》一般。

  可以说,我的文学梦,就是从通榆进修学校开始的,从阅读《瀚海》《人生》开始的,从洪峰老师的那一封回信开始的。

  30年后的2007年6月,我到白城文联《绿野》编辑部工作后,才知道洪峰先生的小说处女作《啊,小山岗上的白杨》刊发在《绿野》上。2014年在《绿野》创刊35周年之际,我把电话打给在云南会泽大山里隐居多年的洪峰先生,约请他写一篇与《绿野》有关的稿子,他欣然应诺,很快写来当年与《绿野》与文学与故乡的一段深情记忆。

  洪峰也是从《绿野》走出去的作家,自然对绿野大地饱含深情,就像作家小时候疯跑的小河边、大草原和庄稼地一样。

  我还要说,1998年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洪水,惊动了日理万机的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专程到通榆看望抗洪官兵、受灾群众。

  我作为小城记者见证了这个历史时刻,后来出版了报告文学集《报道总理的小城记者》。这样大的洪水,对别的地方是灾难,但对十年九旱、多风少雨的通榆一部分乡镇来说,是福气和丰收的希望。这场大洪水,通榆有些乡镇不但没有减产,还获得了空前的大丰收。洪峰过后的瀚海大地上,一片片绿油油的庄稼,长势喜人。洪水则成了过客,像一条龙腾云驾雾,匆匆流去。我就想,这就像洪峰先生的先锋派作品,漫过家乡大地,快速流向了远方,留给家乡人民,是历史的沉淀和印痕,是惊心动魄的涛声和呼唤,是难以忘怀的记忆和传奇,无疑,他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洪峰漫过的大地,一片葱绿,那是文学沃土的蓬勃生机和力量。

  洪峰一次又一次在瀚海大地汹涌澎湃,作家洪峰恢复高考走出通榆故乡,在文学创作成就风起云涌的时刻,他却退出了先锋,留给文坛一声声惋惜;当他的足球评论,以作家特有的视角,观察、分析,探索万众瞩目的足坛,达到又一个高潮时,他又选择搁笔退却,给百万球迷和读者留下一片空白;如今他“携妻带子”隐居云南深山老林,从此不再谈文论球,与当地群众一起开始了电商业务,大山里的绿色产品伴白云清风,跨海连江,走向全国各地。一个人,一生能做一件成功的事,已经很令人钦佩,洪峰挑战人生,高潮涌起时,怡然自落处,洪水一样自然远行,这是何等的人生境界和胸襟呢!岁月季风,漫过波光粼粼的霍林河,在瀚海古河道蜿蜒而去。著名作家、影视文学家张笑天生前曾说:白城贫瘠,却盛产作家。著名剧作家李杰的话剧《田野又是青纱帐》《高粱红了》瀚海大地,轰动全国;巨笔蘸江水,写出嫩江三部曲“渔、船、网”的作家丁仁堂,写下“渔”后,留下迷蒙的空空“船网”,英年早逝;影视作家张国庆,少数民族作家凌喻非,小说家王长元等,永远定格在白城文学史上,但洪峰先生是白城作家中的作家,作家中的先锋。如今在洪峰先生的影响和带动下,白城文坛新秀不断涌现,《长河长》《皇天后土》《远去的村庄》《嫩江渔猎》《向海湖,或星象之书》等一大批作家作品不断走向全国,先后获得了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人民文学》杂志征文奖、长白山文艺奖、吉林文学奖等诸多奖项。

  洪峰过后,白城文学大地,一片生机盎然。当然按照洪峰先生创立的文学标杆和高峰,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只要我们像洪峰先生那样,既有势不可挡的生命力度,又有奔腾不息的思想激流,白城瀚海大地的文学洪峰,还将不断来袭,我们有理由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作者简介:丁利,笔名一禾,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吉林省白城市作家协会主席,《绿野》文学季刊主编。作品多次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作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等报刊发表。出版散文专著《报道总理的小城记者》《远去的村庄》《鲁院日记》《鸟知道》等多部,有作品荣获长白山文艺奖、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吉林文学奖、《人民文学》美丽中国征文奖。

(编辑:moyuzhai)
精品推荐